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麦子的麦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杜拉斯作为一个情人的历史  

2010-03-19 13:23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个春天,这个春天的夜晚,我不知为什么会去读法国女人玛格丽特·杜拉斯的传记。

或许是记忆中的某扇门被她推开,我再次看到了这个老女巫,她依然坐在那只不可思议的沙发上,用傲慢而诡异的眼光看着这个世界,那张有如树皮的脸和驼背的身姿已褪尽昔日光华,但她依然安稳地睥睨地轻启苍唇:年龄不算什么。

闭上眼,黑暗中我听到她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:我已经老了。有一天,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,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,他主动介绍自己,他对我说:我认识你,我永远记得你。那时候,你还很年轻,人人都说你很美,现在,我是特地来告诉你,对我来说,我觉得你比年轻时还要美,那时你是年轻女人,与你年轻时相比,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貌。

这是她在小说《情人》中写的一段话。

许多年前,年轻的我就是从这个“入口”进入她的世界,路过了她所有的爱情,甚至爱上了她生活中的那种堕落和糜烂,直至看到她最后一本书《全在这里了》结尾的那句话:我再也没有嘴了,再也没有脸……

我路过了她的一生。

这个在情感上一直处在上风上水的女人,全程地立于控制中心的位置,她那让人捉摸不定的内心一定有一枚坚硬的定海神针,任凭风吹雨打,她自泰然自若。  

我曾困惑于她与哥哥保尔的暧昧关系;心动于她与初恋情人中国人李云泰的爱恋;震惊于她结婚后竟然使得丈夫同意,让情人进驻他们的家庭,三人同吃共住,但这些,都敌不过她在晚年与少年情人雅恩长达16年殊异的情爱传奇。  

她是在66岁时,将自己的家门打开一道缝,傲气地对二十多岁惴惴不安的雅恩说:进来吧。 

66岁的她,外形已蒙上岁月沉重昏暗的厚纱,但她仍能一把抓住雅恩的灵魂,随心所欲、颐指气使地对他发号施令,把他变成她一个人的奴隶、囚徒、最贴身的阴影。她不断地强化她至高无上的权威、巩固着她私人帝国的荣耀:“爱我吧!您只能这样做。我知道您应该怎么做。”   

在我看来,雅恩是一个离奇怪异的牺牲者、追随者,他眷恋、陪伴,并在16年几乎与世隔绝唯有她气息的生活后,为她送终,再以闭门不出的方式为她守灵。

这场奇特古怪的爱恋,她以剑走偏锋的路数,为这个世界留下了一个永久之谜。

许多时候,我内心里某根回忆的手指,总会触摸到她的心跳,我是那么惊讶于她对爱情的那种绝望的清醒。

她的故事里永远充满着酷热、暴风雨、酒精和烦躁不安,以及闪电般的爱情等等。这个法国女人是可以让我一直读下去的,只要我拒绝中毒。她绝对是一个分泌绝望毒液的城市,是令人事后难堪的欲望之夜。我也许有能力拒绝中毒,因为我已经爱上她而不是迷恋她。

她曾经说过:迷恋是一种吞食。

这话妙而准确。

此刻,在这个春天的夜晚,当我从冥思中醒来,突然觉得她一直是在爱着她的爱情,也爱着所有人的爱情。爱情在她的书里,成了灌溉的水流,成了滋养生命的源泉。哪怕这爱情是致命的,是灾难的,是绝望的,她都会这样说:如果你没有体验过绝对服从身体的欲望的必要性,就是说,如果你没有体验过激情,你在生活中就什么也干不了。

这又让我想起雅恩在她死后说的一句话:我感到害怕,我感到耻辱,这场爱情结束了,而我却活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93)| 评论(6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